1. 首页
  2. 报关

浙江景区

浙江天台山是五A级景区吗?浙江天台山是五A景区吗?要不要收费?有哪些景点?这个问题旅行中国来解答首先,天台山风景区,确实是国家5A级风景区,而且名列中华十大名山之一!国家5A级景区自

浙江天台山是五A级景区吗?

浙江天台山是五A景区吗?要不要收费?有哪些景点?这个问题旅行中国来解答

首先,天台山风景区,确实是国家5A级风景区,而且名列中华十大名山之一!

国家5A级景区自然要收费,里面景点不同成人票价也不相同,价格在30-65之间。

下面再说一下天台山包含那些景点:

首先必玩景点推荐之一:国清寺

国清寺在华顶山,是我国非常出名的古刹之一, 参天的古木,斑驳的大门,磨光了的门槛,僧人还保留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大殿前空地上晾晒刚收获的稻谷,金灿灿的。处处透露出历史带来的厚重感,

国家5A的级景区里竟没有一丝的商业气息以及二十几年未变10元门票价格,这在今天真是非常可贵!国清寺是天台的标志性景点,无论是名气、国内外影响力还是文化底蕴都杠杠地,但与灵隐寺等相比,少了一份喧嚣,也少了一份现代社会的浮躁。与浙江省很多著名寺院相比,国清寺的规模并不大,但极为精致,用移步换景来形容一点不过分。不管你信不信佛,国清寺都值得一看。

其次是:石梁飞瀑

石梁飞瀑位于浙江省天台县东北部,路况很好,自驾山路崎岖,减速慢行即可。我们去的时候细雨蒙蒙,人不多。景区以溪流~峡谷~瀑布为主,高山流云,氤氲缥缈,潺潺溪流,峰回路转,绿意盎然,硬件配套设施完备,档次较好徜徉于此胜似神仙!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60元的门票绝对物超所值!

石梁桥右上方路旁,有宋代大书法家米芾的手书“第一奇观”,高度赞美了这举世罕见纯属天然的水石奇观。 石梁飞瀑,在中方广寺昙华亭外。寺内有倚山而筑小巧玲珑的佛殿和僧寮。殿前昙华亭,系南宋理宗时天台籍宰相贾似道初建。据说,亭子落成后,寺僧在供茶时,茶杯中出现异花倏然即逝,于是就命名为“昙华亭”。

第三个必须去的景点--龙穿峡

天台龙穿峽有八大瀑布,故称“天龙八瀑”。景区融山水、峡谷、飞瀑、洞泉、名木、花草、鸟兽为一体,以峰险、壁绝、洞奇、雾幻为主打特色,让人流连忘返。

龙穿峡在天台能和石梁飞瀑共同排个第2名吧,第一当然是琼台仙谷。 景区比石梁飞瀑大,比琼台仙谷小,有很多瀑布,上山下山不走回头路,还能选择从滑道滑下来,像小时候的滑滑梯,算是很少的体验,值得一试。

媚丽的低山云海、神奇的天台佛光,可谓天台一绝,登山观赏,不失为人生一大幸事。

你去过浙江天台山风景区吗,有那些自然风光、特色美食让你流连忘返,欢迎大家在留言区参与互动!

三名驴友因在攀爬三清山巨蟒峰过程中,私自用电钻打孔在山体内打入26枚膨胀螺栓钉将被公诉,你怎么看?

三清山巨蟒峰遗迹点历经3亿多年地质演化,具有重要科研价值和观赏价值,是不可再造旅游资源,价值无法估量,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璀璨瑰宝。
“经专家评定,3名游客的行为不仅对景点造成了严重破坏,其打入的膨胀螺栓钉还会形成新的裂痕,加快景点柱体的侵蚀进程,甚至造成崩解。”
引用来自:http://news.163.com/17/1108/14/D2NQ71EJ000187VE.html

这三名驴友所造成的损失,可能难以估量。

当他们一边打洞一边爬山的时候遭遇围观,说不定还会觉得自己很帅。

可惜,帅不过三秒,当他们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过错,就真的帅不起来了。

该不该公诉?

当然了。

如果这都不公诉,都能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其他游客有样学样,都上三清山巨蟒峰去打几十个洞,巨蟒峰的保护还从何谈起?

而这将不仅仅是巨蟒峰的灾难,更会是全国各大景点、自然保护区的灾难,一次纵容,将导致各种破坏愈发肆无忌惮——

这些破坏者会这么想:当年那几个破坏三清峰,法律都没拿他们怎么样,我搞点小破坏,法律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因此,一定要公诉,依法对这三位驴友进行处罚。

恕我直言,这三位驴游,真是无知之极。

而他们的无知,也要分两种可能来讨论。

第一种情况是,他们不知道三清山巨蟒峰的旅游价值和科研价值,因而贸贸然攀登。

真的是很让人无语,这三位驴友在做如此高风险的冒险之前,难道就不知道要提前做做功课?

带着绳索、无人机等如此先进的装备去攀登山峰,却不肯去网上仔细搜索一下攀登之地到底能不能攀登,心眼真是很大。

这些年来,因为驴友的无知导致的事故、灾难、意外频繁发生。

对我们普通人而言,在成为驴友的路上,请务必小心谨慎。

但是相对于第一种无知,第二种情况的无知可能更加让人感到愤怒。

第二种情况是,他们明明直到三清山巨蟒峰的旅游价值和科研价值,甚至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破坏山体造成损失,却仍旧一意孤行。

这不是蠢,而是坏。

而这种坏,其实仍旧基于一种无知:

我这么做,国家和法律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这是对法律的无知,或者对法律的漠视,而他们最终会遭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两种无知,倒也并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

有可能,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这两种无知各取一半的结合:

一方面,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造成破坏,但是却一厢情愿地认为法律不会对他们施以惩戒。

另一方面,他们或许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造成那么大的破坏。

但无论如何,他们最终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

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往景区水池里扔硬币?

这个现象笔者在探访名胜古迹之时,已经发现不少了。何止题主说的杭州雷峰塔遗址呢,咱们超牛的国人在古墓中,大家一起扔钱。在佛像前,大家一起扔钱。在水池里,大家一起扔钱。在文物旁,大家一起扔钱。在故宫内,大家一起扔钱。天地河流,可谓无不扔钱。最高潮的是去年一老太太在第一次做飞机的过程中,以为翅膀地下的黑洞很神秘,结果竟然向飞机发动机进气口直接扔了一把硬币“祈求平安”,这下可倒好直接导致了航班延误N个小时,如果不把扔进去的这些硬币全都找出来不,后果肯定是飞机发动机的报废。看来扔钱,是中华民族的悠久传统。感觉究其根本,应该是源于人们没有一个确定的信仰,抱着侥幸心理,想着通过贿赂各路大神及他们并不了解的神秘万物,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扔钱,扔完钱后心里会得到极大的安慰,这个时候他们心里会想就算自己干了啥不好的事,我扔钱了就可以求得庇佑。他们扔钱的第二个动机无非就是想升官,发财,健康,长命,其实这就是一种“交易式信仰”,但话说回来打发神仙只用几块钱,这TM太不把神仙当干部了。下面照片为笔者在河北满城汉墓中拍摄的扔钱现场。

大家从其他景区看到过这样的现象么?可以在评论区聊聊你的看法。

泰国普吉翻船事故致45名游客遇难,泰国正值雨季景区安排出海项目合适吗?

早上看到新闻……确实很揪心。本身是开开心心出去玩的,结果碰到这样的意外。

我看新闻上说,当地时间5日下午5点45分左右,两艘游船在返回普吉岛途中遇到特大暴风雨倾覆,据说当时事故海域的海浪高达5米。

泰国是属于标准的热带季风气候,7月份正好是受到西南季风影响,是当地的雨季。雨季一般会持续到10月份左右。

看普吉岛国际机场的气候数据,从5月份降水量就开始明显增多了,7月份的平均降雨量261.5毫米,一个月平均降水日数能达到20天左右,几乎2/3的日子都有雨。

到8、9、10月份,降雨量还会增加,月平均降水量超过300毫米,降雨日数也略有增加,9月10月的降雨日数都在23天左右。

总体而言,这个时间去泰国玩,遇到下雨的概率非常非常高。想去泰国的话,最好还是选择在11月到次年2月这段时间,气温没那么高,雨水也少,虽然贵一些,但玩起来会更加舒服。


而且呢,在雨季,雨水整体多是一方面,但也并不是说天天都会倾盆大雨下个不停,主要是热对流有可能时不时爆发。

这一点在我们国家中东部地区生活的朋友也应该深有体会,一到夏天,因为空气里积蓄的能量更多,短时强降雨、雷雨大风这些强对流天气出现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强对流天气的局地性很强,持续时间又短,很难提前准确预报,所以这个时节去泰国旅游,天气变化比较难以预料,确实需要做好迎头一阵雷雨,迎面一阵大风的心理准备。


至于雨季景区安排出海项目这件事……怎么说呢,完全不安排是不现实的,因为不是说天天下大雨,而且也游客也有这个需求。

但是考虑到天气情况,无论是景区还是游客,多关注天气是非常有必要的,一旦短时临近预报可能有风雨,或者海上开始起风起浪,不适合出海了,那也绝不能冒险或者抱有侥幸心理乘船出海,旅行安全是第一位的。

不过这次船只倾翻,新闻也有提到因为这几天泰国那边风很大,当地政府也多次发布风浪预警,但还是有船只冒风雨出海,如果这种情况属实,那真的是对游客安全不负责任了。

希望逝者安息,也希望失踪的游客尽快被找到获救,愿平安。

泰国“皇帝岛”一日游出海项目游船倾覆,45名游客遇难,旅游团和当地景区需要负责吗?

笔者注意到,当前主流的国内新闻报道中,缺乏深度细致的涉案各方主体信息及具体的订立旅游合同、服务合同的细节。

因此,本案的赔偿责任问题,笔者认为,本案中存在多个可能承担责任的主体:出售旅游产品的在线旅游平台、旅游产品投保的保险公司、事发游船公司、事发的普吉当地景区。

因此,我们首先需要厘清上述可能存在并可能承担相应责任的涉事主体。

首先,是基于旅游合同关系而产生的赔偿问题。按照通行的旅游行业商业惯例,此类涉外旅游产品,一般由类似飞猪、懒猫这样的旅游产品交易平台提供商家产品展示服务,最终的旅游合同由商家与游客申请人自行签订,提供旅游服务的商家和申请人之间成立旅游合同关系。基于上述合同关系,提供服务的商家一方,有义务为旅游服务接受方(游客)提供安全保障责任的义务,因此,一旦游客在接受旅游服务的过程中造成人身损害,则游客(近亲属)一方可以依据旅游合同关系及约定赔偿责任来向提供旅游服务的商家主张赔偿。

其次,基于旅游可能产生的人身伤害风险而存在的保险合同关系问题。根据笔者了解到的市场服务通行惯例,一般情况下,旅游服务提供者会基于旅游合同为游客购买(或要求游客自行购买)相应的人身意外保险类的保险产品,由此,游客与保险公司之间,又可能存在保险合同关系。一旦发生了符合保险合同约定的人身意外伤害或死亡事件发生,则保险公司应当基于保险合同进行保险理赔。

再有,事发游船公司基于船运合同(船票)与游客之间形成的运输合同关系。在这层法律关系中,由于游船公司与游客之间存在的运输合同关系,因此,游船公司应当为游客提供符合安全保障条件的运输服务,包括提前关注天气预报、海浪预警、台风预警等航海安全信息,以及在出现危急事件时提供及时、必要、全方位的避险及救援服务,因此造成了游客的人身伤害或者死亡后果,就应当根据运输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的运输合同赔偿责任。

最后,是当地景区的救援责任问题。当地景区基于游客购票而与游客之间产生了旅游合同关系,在这组合同关系中,应当包含了对于游客的海上旅游预警提示、必要的海难(事故)救援机制等等。

但是,这种救援机制是否合理,事后救援是否及时,主要还是事后判断问题。但是,从当前公开报道来看,由于事发重大,国际关注,当地景区及相关救助组织在事发后还是积极组织了救援,并有部分人员获救。

因此,本案的主要责任主体,还是旅游服务提供商家和游船公司承担,对于景区的责任,笔者个人认为很难追究到很大比例。但是,对于此类事故,是否事前可以避免、事后是否需要调整加强安全机制和救援机制,都是未来国际社会重点关注的问题。

综上,对于事发责任主体和各方应当承担的责任比例问题,还有待于救援进一步开展,以及权威调查组对于该事故调查报告的出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